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高考频道 > 模拟试题 >
语文知识:歇后语集锦
时间:2013-05-15 10:28 来源:未知 作者:网站管理员

歇后语集锦

猪八戒照镜子:里外不是人 
水仙不开花:装蒜
哑子吃黄莲:有苦自己知(或「有苦说不出」)
还有一种是谐音的歇后语,他在前面一种烈性的基础上加入了谐音的要素。例如:
外甥打灯笼:照旧(舅) 
孔夫子搬家:尽是输(书)
火烧旗杆:长炭(叹,即享受)
粪坑关刀:文(闻)不能,武(舞)也不能。 
以下为一些常用的歇后语:
哑巴吃黄莲:有苦说不出
秀才遇著兵:有理说不清
光棍佬教仔:便宜莫贪 
财到光棍手:一去无回头
盲人吃汤丸:心中有数 
丈二和尚:摸不著头脑
礼义廉:无耻
泥水佬开门口:过得自己过得人
偷鸡不成:蚀把米,即不仅没有占到便宜,反而受到了损失 
茅坑里扔炸弹:激起民粪(愤)
阎王爷嫁女:鬼要
以下是一此常见于粤语的歇后语:
牛皮灯笼:点极唔明 
床下底劈柴:撞板,即闯祸、出乱子 
老婆担遮:阴公,即可怜 
老公拨扇:凄凉(妻凉),即可怜 
单眼佬老婆:一眼睇晒 
冬钱腊鸭:得个睇字
隔夜油炸鬼:无火气
番薯跌落风炉:该烩
湿水榄核:两头唧 
水瓜打狗:唔见咁截 
无掩鸡笼:自出自入 
白鳝上沙滩:唔死一身散,即死定了 
火烧旗杆:有排长炭(叹) 
潮州音乐:自己顾自己 
结他无线(湿水棉花):无得弹,即无可挑剔 
非洲和尚:乞人憎(黑人僧),即令人讨厌 
卖鱼佬冲凉/卖鱼佬洗身:无声(腥)气 
船头尺:度水 
亚兰嫁亚瑞:累斗累 
太公分猪肉:人人有份 
年晚煎堆:人有我有 
老举埋年结:算数 
蒙古大汗:忽必烈:被打至屁股开花(忽=屁股;烈=裂) 
吞金灭宋(金=借喻买菜的钱;宋=餸=菜)
放下担子聊天:歇后语

容易

牛角上挂把草:捎带不费力
火烧灯草: 一点就燃
沙土地里的萝卜: 一带就来
床头上拾钱:不用弯腰
两个小孩子抬一根野雉翎:压不着
秃子当和尚:不费手续
卖肉的切豆腐:不在话下
驼子作揖:起手不难
和尚头的虱子:好捉
药店里的甘草: 一抓就到
顺水推舟:不费力
起重机吊鸡毛:不费吹灰之力
蚯蚓吃土:开口就是
衙门的钱,下水的船:来得容易
鼻涕往嘴里滴:顺势
磨房里的将军柱:总归碰得着

少慢差费

一个巴掌拍不响:孤掌难鸣
一个跳蚤顶不起一床被盖:独力难撑
一上一得一:独子一个
一只筷子吃面:独挑眼
一分钱买十一个:分文不值
一块湿柴:再点火也烧不起来
一碗米打粑粑:能有几个
一脚盆田螺:没有一个脑壳
一篮鸡蛋滚下坡:没有一个好的
三十夜熬稀粥:不是过年的样子
三人两根胡子:稀少
大头猫作揖:老虎拜
飞机上钓鱼:差远了
小炉匠的家私:破铜烂铁
山上的蘑菇:独根
六月天的雨:有回数
天官的衣服:麻布里子
书生赶牛:慢慢来
水道口贴对联:门头不高
牛踩烂泥路:越踩越糟糕
闪电神流鼻涕:越大越邋遢
打鱼的网:百孔千疮
出了题就交卷:早稿(糟糕)
冬瓜里生蛆:肚里烂出
讲话没人听,说话没人信:光杆司令
老牛拉破车:慢腾腾的
老狼做生意:没有好货
老婆婆喝豆浆:好吸(稀)
西瓜皮打掌子:不是正经材料
吃过晚饭赶路:越走越黑
沙滩上竖屋:基础太差
冷水泡茶:慢慢来
没有导火索的手榴弹: 一块废铁
豆腐店里的东西:不堪一击
豆腐渣上船:不是好货
屁股上擦香油:不值一闻
纸补裤裆:越补越烂
泥人经不起雨打:本质太差
茅厕板作祖牌:不是正经材料
临阵磨枪:不快不光
草帽端水:零落又滴达
砍柴卖,买柴烧:尽做倒功
耗子尾巴上生疖子:出血(息)也不多
麻布上绣花:底子太差
麻柳树解板子:不是正经材料
蚯蚓变蛟:纵变不高
裁缝帅傅包脚布:不是正经材料
蜗牛赛跑:慢慢来
墙上的日历: 一天比一天少
箩框里选瓜:越选越差
懒婆娘接生:慢慢来
墨汁煮元宵:漆黑一团
鲢鱼的胡子:没几根
霜打的麻叶:蔫蔫的

生气

三个鼻孔眼:多出你这口气
六月里反穿皮袄:里外发火
王八钻火炕:连憋气带窝火
火药碰火柴:好大的火气
对着坛子打屁:憋气
四个鼻孔烂了三个:留下一个出气
发了酵的面粉:气鼓鼓的
老鸭公想唱戏:喉咙不争气
老鼠掉进面缸里:瞪白眼
买了罐子打了把:别提了
张飞穿针:大眼瞪小眼
肩膀上放烘笼:脑(恼)火
抱鸡婆扯媚眼:两 眼一翻
孟良摔葫芦:火啦
剃头匠说气话:舍得几个脑壳不要
面孔上涂了浆糊:绷紧
香炉前打喷涕:扑一鼻子灰
借米还糠:气鼓气胀
猪尿泡打人不痛:有些气胀
筛子罩锅子:出气眼多
漏了气的汽笛光:冒气不吭声
算命先生说气话:舍得几条命不要
打破纸灯笼: 一个个眼里有火
瞎子熬糖:老(恼)了火
癞蛤蟆垫床脚:鼓起一肚子气
癞蛤蟆上蒸笼:气鼓气胀
猪八戒咬牙:恨猴儿

失败

一着不慎 :全盘皆输
千百年道行:被一棒结束了
木头人投河:不沉(成)
孔夫子的褡裢子:尽是书(输)
孔夫子的行李:尽书(输)
毛八的弟弟:毛九(冒救)
石子砌烟囱:不会
外婆死了崽:殁舅(没救)
戏台上的垛口:布城(不成)
竹子开花:要败了
秀才房里:尽是书(输)
抱着脑袋赶老鼠:抱头鼠窜
图书馆里的家当:尽是书(输)
狗熊挨打:耍坏了
侄戴孝帽:死叔(输)
肥皂泡:不攻自破
俏大姐的油头:梳(输)得光光的
唐山的火车:倒煤(霉)
老鼠啃猫鼻子:盼死等不到天亮
黄泥巴落在裤裆里:不是屎(死)也是屎(死)
做贼的跑到书房里:都是书(输)
强盗打官司:场场输
强盗进学堂:碰到的都是书(输)
跛脚马上战场:有死无活
新华书店买纸:包书(输)
螳螂挡车逞霸道:没有好下场

施展不开

门角落打拳:兜不开势
大马拴在门框上:有力无处使
大水牯掉进水井里:有力无处使
大花篮提水:有力使不上
上了岸有船:撑不动
水牛吃活蟹:有力无处下
左手写字:格外别扭
水牛追兔子:有力使不上
阴沟里撑船:施展不开
没骨架的伞:支撑不住
床底下放风筝--再高也有限
床底下练武:施展不开
鸡窝里打拳:小架式
夜壶里洗澡:扑通不开
树林里放风筝:缠住了
屋里风筝:飞不高
两腿穿到一条裤管里:蹬不开
猴子打拳:小架式
锅缸里使锤:不能用力

拾遗

蝌蚪变蛤蟆:要脱尾巴
箭在弦上:不得不发
瘸鸭子过河:单划
擀面杖卷肉:不是骨头
壁上挂舂牛:耕不得
镜前照面:你是你
螃蟹吃高粱:顺着秆子往上爬
螃蟹进山门:夹神
穆桂英上阵:女将一员
额角上顶扁担:头挑

实事求是
半天云里翻跟头:终究要落地
床下放风筝:飞不高
床下起塔:高也有限
秤杆上的准星:分得出斤两
麻子上台发言:群众观点
五件夹衣:十件(实践)
什么病开什么方:对症下药
关公开刀铺:货真价实
程咬金的斧头:就这两下子
豆腐落在灰堆里:洗不干净
牵过猴子来打跟头:当场试验本领
桌子底下打拳:起不高手
裁缝师傅的尺子:量体裁衣

是非不分

见到胡子就是爷爷:不辨真假
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:难分辨
牛奶拌墨汁:混淆黑白
戏台上打架:不知真假
两个哑巴吵嘴:不知谁是非
河中摸鱼:大小难分
茄子炒胡瓜:不分青红皂白
狗吃猪屎:不分好坏
隔山买牛:不知黑白
瞎子看书:观点不明

损失

一枪打死个苍蝇:不够火药钱
三国的蒋干:误事
上茅厕吃瓜子:进的少出的多
为个虱子烧皮袄:值不得
瓦上晒黄豆:十有九跑
乌龟吃大麦:糟蹋粮食
东吴招亲:吃亏只有一回
肉包子打狗:有去无回
抓了芝麻,丢了西瓜:因小失大
豆腐盘成肉价钱:化不来
走石灰路:白跑一趟
泥牛入海:有去无回
炒韭菜放葱:白搭
周郎妙计安天下:赔了夫人又折兵
舍命吃河肫:值不得
挖掉肉补疮:化不来
烧火棍打驴:剩了半截
耗子钻到书箱里:食(蚀)本
偷鸡不成反失把米:化不来
脱衣服烤火:做倒事
猴子扳苞谷:扳一个,丢一个
猴子看果园:越看越少
瞎子打灯笼:白费蜡
打烂缸子作瓦片:不合算
耗子窟窿--填不满

贪图

一口吃十二个包子--好大的胃口
一嘴吞三个馒头:贪多吃不了
大车拉煎饼:摊(贪)得多了
小秃脱帽子:头明(图名)
小孩哭粑粑:要得整数
见了寿衣也想要:贪心鬼
衣食不愁想当官,得了皇帝想神仙:贪得无厌
有了一福想二福,有了肉吃嫌豆腐:贪得无厌
吝啬鬼天天捡钱还嫌少:不知足
坐着椅子叫使唤:享福
郎中开棺材店:死要钱
抱着元宝跳井:舍命不舍财
卖煎饼的说梦话:摊(贪)多了
狗吃牛屎:图多
贪婪鬼赴宴:没有饱足
耐猴子爬樱桃树:粗人吃细粮
屎壳郎进獾窝:钻大门儿
削尖脑壳:往里钻
饿汉嗑几个瓜子吃:太不过瘾了
黄河看成一条丝:多大的心
眼睛生在额头上:好高
猫枕鱼头:不吃还捣两下
做梦当皇帝:心大
得陇望蜀:贪得无厌
馋鬼抢生肉:贪多嚼不烂
睡在棺材里伸手:死要钱

特别,突出

人群里的秃子:头显眼
马褂上穿背心:隔(格)外一套
出头的橄子:先烂
白鹤站在鸡群里:突出
羊群里的象:突出
兔子群里一只象:庞然大物
亮天星子:显眼
破手套:露尖了
桌单盖牛背:露头角
脑壳上长头角:比别人出格
瞎子吸烟:摸灯(摩登)

挑剔惹事

一只筷子吃藕:专挑眼
一跃上墙头:跳得高
六月的扇子:爱生风
六个指头抓脑壳:眼前尽是岔儿
无孔不入:专钻空子
木匠的锯:尖点子多
火车碰头:要出轨(鬼)
东岳庙走到城隍庙:横顺都闯鬼
发了疯的猴子:上窜下跳
庆父不死:鲁难未已
米筛子挡房门:眼多
杀鸡用牛刀:小题大做
没有规矩:不成方圆
豆腐里找骨头:故意挑剔
鸡仔打眼:钻蛋
杀鸡用牛刀:小题大做
鸡蛋里挑骨头:专找岔子
吹鼓手赶场:为了寻事
乱坟场里唱戏:闹鬼
肚子里玩杂戏:怪主意多
松香膏药:找毛病
茅厕缸里树旗子:蛆也想造反了
狗咬雷公:惹天祸
烂口袋滤豆腐:尽是渣(碴)子
要公鸡下蛋:故意刁难
屎壳郎搬家:不守粪(分)
眉毛上吊针:刺眼睛
捡田螺要好伴:莫把水搅混了
剧团里的笛子:心眼多
扇子一摇:生风(故意找麻烦)
眼畔上栽刺:扎眼
野蜂飞进渔网里:专找空子钻
野猫子进宅:无事不来
脱掉裤子放屁:多此一举
棉花树上结了个大板栗:算它硬
棺材里插棍子:搅死人
喉咙上使勺子:掏(淘)气
新摘的板栗球:刺多
燕口夺泥:无中觅有
壁缝里的风:到处钻
锹鱼倒进红火锅:死蹦
鹭鸶腿上劈精肉:无中觅有
水银洒地:无孔不入
钱串子脑袋:见窟窿就钻
阎王吃糍粑:是鬼做的
猪八戒败了阵:倒打一耙子
落油锅的虾公:还想再蹦几蹦

痛苦

一桶开水烫在狗身上:遍体淋(鳞)伤
八十岁无儿:说不出老来苦
土杏儿:苦核(孩)儿
牛踩乌龟蛋:痛在心里
火烧眉毛:痛在眼前
乌龟生蛋:苦出来的
石匠的钢钎:挨打
老和尚的木鱼:天生挨打的货
灶上的抹布:酸甜苦辣尝尽了
苦瓜拌黄连:苦上加苦
苦瓜煮黄连:苦在一起了
茶太浓了:苦口
眉毛上吊苦胆:苦在眼前
哑子挨打:痛不可言
哑巴吃黄连:苦在心里头 
黄瓜屁股:苦口
黄连水里泡竹笋:苦透了
黄连树上结苦瓜:一串串苦
黄连刻和尚:苦师傅
黄连刻寿星:苦老头
黄连刻娃娃:苦孩子
黄连树上挂苦胆:苦上加苦
檀木做的油尖:挨打

投机取巧

风吹墙头草:两边倒
老艄公撑船:看风使舵
站在旱地里聊天:讲干(奸)话
狐狸装猫叫:想偷鸡(投机)
南郭先生吹竽:滥竽充数
虾子钓鲤鱼:以小取大
黄鼠狼钻到鸡窝里:想偷鸡(投机)
属猴子的:见圈就跳
壁上的寒暑表:善于看气候
鹬蚌相争:渔人得利
瘸子屁股:歪门邪道

团结一致

三个臭皮匠:胜过诸葛亮
千人同船:共一条命
同一个马鞍上的人:走的是一个方向
杨家将上阵:全家上马
油浇的蜡烛: 一条心
柳条穿鱼:串连起来
蚂蚁拖蝗虫:齐心合力
蚂蚁抬虫子:大家都来
麻子打哈欠:全面动员

外好内差

马桶上插荷花:图外面好看
六月的包子:外面光华里面臭
打肿脸充胖子:外强中干
红漆马桶:皮面光
花手巾盖灯笼:表面好看里头空
纸老虎:外强中干
绣花枕头: 一包糠
细糠做饼:好看不好吃
厨房里的灯台:外面好看灶里黑
新被面盖鸡笼:外面好看里面空
墙上画大饼:中看不中吃

外行

十二月种竽头:外行
田坎上栽竽头:外行
现钱不抓:不是行家
和尚拜堂:全是外行
剃头的挖耳朵:外行

完蛋

二下五去三: 一个不留
蛇吃棒子:直了脖子
蛇吃扁担:直了眼
火烧灯草:无救手
半身躺在棺材里:等死
东洋狼碰上海豹子:准完蛋
石头生病:无可救药
老虎进闸门:死路一条
老鼠钻牛角:已到尽头
年猪发瘟:顺头路
医生摆手:没治了
旱地的鱼遇天干:活不下去了
泄了气的皮球:蹦不起来了
油干灯草尽:完结
茅厕里开铺:隔屎(死)不远
兔爷洗澡: 一滩泥
树倒猢猴散:彻底垮台
厕所里放火:烧屎(死)
肥皂泡遇风: 一吹就破
秋后的马蜂:横行不了几时
秋后的蚂蚱:蹦不了几天
破风稳:抖不起来
老鼠钻牛角:已到尽头
鸭子吃田螺:眼朝上了
黄瓜篷抽了竹了:塌下来了
黄瓜拉秧:塌了架
黄瓜掉在粪堆里:不是屎(死)也是屎(死)
黄鼠狼钻灶火:毛干爪净
雪菩萨烤火:溶掉了
断了脚的螃蟹:不能横行了
霜降后的蚂蚱:蹦不了几天了

枉费心机

大头蛆拱磨:白费力
大海捞针:枉费心
水豆腐反搭桥:枉费心机
对牛弹琴:白费劲
灯草搓绳,烂板搭桥:枉费心机
灯草织布:枉费心机
鸡吃闭口蚌:枉费心
肚痛埋怨灶神:空怪
担沙填海:枉费心
和尚头上放豆子:白费劲
临死打哈欠:枉张嘴
挑雪填井:枉费心
海底捞月: 一场空
倒一箩黄豆不进耳朵筒:枉费心机
麻雀子摇枫树--白费劲 
黄鼠狼拖猪:白费力气
教菩萨认字:枉费心机
隔靴搔痒:白抓
锅子里炒石头:不进油盐
敲锣捉麻雀:枉费心机
蜡台头无油:空费心
瞎子看西洋镜:白费功夫
戴着碓臼唱戏:费力不讨好

妄想

一口吞个星星:想头不低
飞机上放大炮:空想
上天摘云:拟想
卢生享荣华:黄粱好梦
白天做梦:胡思乱想
白日作梦:痴心妄想
死马当活马骑:那是妄想
竹竿作枕头:空想
竹竿敲竹筒:空响(想)
泥鳅跳龙门:痴心妄想
枕头底下放罐子:空想
淳于棼大槐享富贵:南柯一梦
猪八戒做梦结婚:想得好
做梦吃糖:想得甜
做梦结婚:想得好
黑老鸦想在水里漂白:妄想
架楼梯上天:妄想
鹌鹑要吃红樱桃:想得好,吃不着
蜻蜒摇石柱:妄想
睡梦里捡钱:想得好

威胁

皮箩里洗虾子: 一个也走不脱
老虎跟着狐狸走:狐假虎威
灯芯吊颈:吓别人
坟头上耍大刀:吓鬼
杨六郎赦了杨宗保:被儿媳吓的
豆腐店里磨子:不压不做
坐汽车看风景:走着瞧
纸糊老虎:骇不倒人
抱着书本骑马:走着瞧
骑着毛驴看唱本:走着瞧
骑驴瞧帐本:走着瞧
骑马逛灯:走着看
道士吹海螺:唬鬼
棺材头上放爆竹:吓死人
躺着说话:不腰痛

危险

一根头发系石磨:千钧一发
刀口舔糖:危险
小刀哄孩子:不是玩的
切菜刀剃头:危险
老虎打架:劝不得
吕太后的筵席:这酒不是好酒
怀胎妇女过独木桥:铤而走险
鸡婆跳进火灶:不死也要脱身毛
泥菩萨过河:自身难保
独木桥上跑马:危险
耗子钻牛角:不死脱层壳
麻雀进了瞎猫口:不死也要脱身毛
琉璃碗里擂胡椒:险得很
猪八戒进汤锅:活要命
揪着马尾巴赛跑:悬

稳当落实

三个钱的豆腐脑:现成
三手指捡田螺:十拿九稳
大缸里掷骰子:没跑
大碗里装糍粑:稳稳当当
小马拴在大树上:牢靠
口袋里取糍粑:现拿
车干塘水捉鱼:一个也跑不了
水缸里抓鱼:跑不了
水缸里抓王八:手到擒拿
石头上长草:根底硬
关上门打狗:跑不掉
老牛拴在树桩上:跑不了
老婆婆摸鸡:终归有蛋
瓮中捉鳖:手到拿来
穿没底的鞋:脚踏实地
穿草鞋拿拐棍走泥路:稳稳当当
穿钉鞋拄拐棍:稳上加稳
神枪手打靶:十拿九稳
顺着道走:不用打听
顺着磨道找驴脚蹬:那很容易
顺藤摸瓜:跑不了
海底栽花:根子深
秤锤过河:不浮
铁头戴了钢帽子:保险得很
猫嘴里的老鼠:跑不了
笼子里走鸟:跑不了
跑了和尚跑不了庙:请你放心
跛子走路:一步步来
摸着石头过河:稳扎稳打
滚水泼老鼠窝: 一个也跑不了
瞎子打架:抓住不放
瞎子劈材:斧斧在地
檀木雕的菩萨:灵是不灵,稳却稳当

无动于衷

一拳打在棉絮上:没一点反应
石头落水:沉没(默)
石头打汤:不进油盐
对牛弹琴:充耳不闻
冬瓜撞木鱼:响也不响
舌头伸进茶缸:不沾边
灯草打锣:不响(想)
冷水烫猪:不来气
冷水泡茶:不起色
花椒树雕孙猴子:麻木不仁
秤砣掉进大海里:杳无音息
秤砣落在棉衣上:没有回音
徐庶进曹营: 一言不发
铁锤打在橡皮上:不声不响
腊月里的豆腐:冷冰冰的

无关紧要

八月十五捉了个兔子:没你过节有你也过节
九牛一毛:微不足道
大树林里一片叶子:有你不多,没你不少
大江里一泡尿:有你不多,没你不少
木头上长疖子:无关紧要
打鱼人回家:不在湖(乎)
米烂在锅里:冒关系
池塘里的泥鳅:翻不了大浪
灯草打人:不痛
灯草灰过秤:没分量
老鼠尾巴上生疱:肿也不显眼
两口子打架:不劝自了
沙包装酒:不在壶(乎)
虱子多了:不知痒
胖子的裤带:全不打紧
隔靴搔痒:不关痛痒
撕衣服补裤子:于事无补

无私无畏

开封府里的包公:铁面无私
开甑的蒸汽:直往上冲
木匠的刨子:爱打抱不平
太岁头上动土:敢犯强敌
半夜里打雷心不惊:问心无愧
豆腐堆里一块铁:算它硬
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:无私无畏
铁人不怕棍:因为身子硬
路灯照明:公道
太平洋的海鸥:胆子大
电线杆上插鸡毛:好大的掸(胆)子
关公进皇宫:单刀直入
老虎嘴上扯胡子:好大的胆子
强盗手里抽刀:胆子大
丈二灯台:不自照
半夜里敲门心不惊:不做亏心事
桌子上放碗水:坦平
蜡烛一生:损了自己,照亮了别人
水里打屁:直往上冲
窑里的泥:越烧越硬 
霜天的弓:越拉越硬

希望

十二神栽筋头:墨(默)倒(祷)
八十婆婆养崽:有盼儿
三十夜晚上盼月亮:没指望
三个菩萨烧两柱香:没得你的指望
大年初一吃豆腐:不想
子午卯酉:总有一天
马槽安盖子:要成人
井里行船:无出路
五更天出门:越走越亮
开会请了假:没出席(息)
水缸里的鱼:再走也有限
公鸡下蛋:没指望
乌龟扒门槛:但看此一番
布袋里装钉子:个个想出头
老太太哭女:没有盼儿了
老和尚点天灯:清洁平安
老和尚瞧嫁妆:今世休想
老鼠拖油瓶:好的在里面
老鼠拖葫芦:大的在后面
死了丈夫:没有喜(希)望
阴沟里的篾片:自有翻身之日
竹篙打水:后头长
河滩坪里的光子岩:总有个翻身的日子
苦海无边:回头是岸
往死胡同里钻:前途有限
扁担上睡觉:翻不了身
蚂蚁爬进筲箕:横顺都是路
老鼠钻牛角:再无出路
荷叶包圆钉:个个想出头
骨头里熬油:没有多大指望
秤钩打钉:只望直
麻雀子落在粗糠里:失望
菱角装在麻代里:个个想出头
推小车捡搭裢:有了盼
蛇钻竹筒:只一条路
悬崖勒马:回头是岸
崇祯爷殡天:盼谁谁不来,想谁谁不到
船头上跑马:前途有限
船头上跑步:无出路
塘里行船:无出路
鼻梁上架望远镜:眼光看得远
瞎子打灯笼:看不到自己的前程
瞎子打枪:无指望

孤儿院下棋棋:穷快活,穷作乐 
兔子成精:比老虎还厉害 
挨鞭子不挨棍子:吃软不吃硬 
赶着王母娘娘叫大姑:想沾点仙气 
给了九寸想十寸:得寸进尺 
姑娘的线蛋子:有头绪 
瘫子掉进烂泥塘:不能自拔 
螳臂当车:不自量 
赶脚的骑驴:只图眼前快活 
糖面做娃娃:适甜人儿 
赶车不带鞭子:光拍马屁 
狗走千里吃屎,狼行千里吃肉:本性难移 
赶着绵羊过火焰山:往死里逼 
瘫子掉井里:捞超也是坐 
赶鸡下河:往死里逼 
阿斗当皇帝:软弱无能 
赶着绵羊上树:难往上巴(扒)结 
孤老头子光棍儿子:相依为命 
狗嘴里丢骨头:投其所好 
给下山虎开路:头号帮凶 
花盆里的栽松树:成不了财 
花公鸡上舞台:显显你的漂亮 
剜草的拾了个南瓜:捡着大个的 
催命鬼对阎王:一个比一个凶 
狗咬屁股:肯定(啃腚) 
什么喻在事情失败之后:想办法去补救 
花旦带胡子:出也没有 
望远镜看风景:近在眼前 
绝户头得个败家子:明看不成器,丢又舍不得 
街头上耍把戏:说得多 
鸡给黄鼠狼拜年:自投罗网 
苇塘里掰植子:撂倒在地 
姑娘绣荷包:专心致志 
狗咬日头:狂妄(汪) 
姑娘爱花,小子爱炮:各有所好;各人所好 
望风扑影:一场空(比喻毫无所得) 
后娘打孩子:巴掌赶两鞋底 
就着猪肉吃油条:腻透了 
孤独的羔羊:无娘的崽 
瞎子摸鱼:碰运气 
蜗牛壳里睡觉:难翻身 
蚊子叮鸡蛋:无孔可入 
后脑壳上的头发:辈子难见面 
箍桶匠的本领:成人方圆 
后娘打孩子:早晚是一顿 
古董贩子:眼里识货 
脚踩西瓜皮,手里抓把泥:溜二抹 
惊弓之鸟:心有余悸 
孤子遇亲人:喜出望外 
黄连水喂婴儿:苦了孩子 
按看牛头喝水:勉强不得 
酱缸腌时子:亲(咸)肉一块 
蚊虫遭扇打:吃了嘴的亏 
火烧屁股:坐不住 
蚊子咬人:全凭你一张好嘴 
瞎子打瞌睡:不显眼 
贾宝玉的通灵玉:命根子 
狗嘴巴上贴对联:没门;无门 
王宝钏爱上叫花子:有远见 
弯腰树:直不起来 
赶集走亲戚:顺路的事 
化成对的蝴蝶:比翼双飞 
狗咬瓦片:满嘴词(瓷) 
网里的鱼,笼中的鸟:跑不了 
望乡台上看牡丹:做鬼也风流 
斗败的公鸡:垂头丧气 
蚊龙困在沙滩上:威风扫地 
狗咬旗杆:不知高低 
巍巍大山:永不动摇 
瞎子吃核桃:砸了手 
毽几毛:尽在钱在站着 
瞎子戴眼镜:多余的框框 
跤龙头上搔痒:溜须不要命 
花生去皮:红人(仁) 
皇上的旨,将军的令:一口说了算 
虎嘴上拔毛:好人的胆子 
猴子爬上樱桃树:粗人吃细粮 
狗嘴里的骨头:没多大油水:油水不大 
花被盖鸡笼:外面好看里头空 
陌生人吊线:有眼无珠 
惊蛰后的蜈蚣:越来越凶 
鸡叫走路:越走越明 
酒鬼喝汽水:不过瘾 
拿个小钱当月亮:一吝啬鬼 
蒋干盗书:上了大当 
黄连甘草挑一担:一头苦来一头甜 
后脖子抽筋:耷拉着脑袋 
狗咬尾巴:团团转 
亡羊补牢:为期不晚 
后娘的拳头:奏极了 
王麻子吃核桃:里外出点子 
王小二敲锣打鼓:穷得叮当响 
王婆卖瓜:自卖自夸 
蚊子衔秤砣:好大的口气 
狗长犄角:装佯(羊) 
古董店里的老板:眼里识货 
蚊叮菩萨:认错了人 
贾宝玉结婚:不是心上人 
街道司衙门:唬得过谁 
万丈悬崖上的鲜桃:没人睬(采) 
蜗牛赴宴:不速之客 
万岁爷的茅侧:没有你的份(粪) 
狗咬粽子:解不开;不解 
脚踏楼梯板:步步高升 
贾府门前的狮子:死(石)心眼儿 
胳膊折了往袖里藏:自掩苦处 
脚底下踩棒槌:立场不稳 
蚊子肚里找肝胆:有意为难 
高粱地里栽葱:矮一截子 
兔子吃提糕:闷日 
河里拉屎:只有他(你)自己知道 
矮子推掌:出手不高 
棺村里放屁:臭死人 
决堤的大坝:不敢当(挡) 
高粱地里放鸟枪:打发兔子起了身 
见人先作揖:礼多人不怪 
兔子生耗了:一窝不如一窝 
荷时上放秤砣:承受不了 
棺材铺的生意:赚死人的钱 
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:耳旁风 
开水烫泥鳅:看你怎么滑 
地面上的水:哪里低往哪里流 
砍了头的竹子:节外生枝 
大路上的公鸡:绊脚石 
自行车爬坡:推一步走一步 
酱缸打破:架了还在 
脚盆里撑船:内行(航) 
蚊打哈欠:口气不小 
钢头戴铁帽:双保险 
耗子爬竹竿:一节一节来 
皇帝的祠堂:太妙(庙) 
蚊子找蜘蛛:自投罗网 
兔子下儿:与众不同 
骨头埂在喉咙里:吞不下,吐不出 
兔子驾辕午打套:乱套了 
蜗牛赴宴:不速之客 
脚盆里撑船:内行(航) 
矮子坐高凳:够不着 
脑壳上的头发:一辈子难见面 
兔子见了鹰:毛了 
姐妹俩出嫁:各人忙各人的 
抽风的公鸡:耋瞳歪歪道 
周瑜的脾气:一急就上阵 
棕树的一生:任人千刀万剜 
开会呼口号:异口同志 
周扒皮钻鸡窝:顾前不顾后 
大家看电影:有目共赌 
江边卖水:多此一举 
坐飞机旅游:世界观 
稻草人救火:自身难保



上一篇:历史问答题

下一篇:高考生物经典易混易错考点汇总
版权所有:云南新华电脑学校 地 址:昆明西山碧鸡镇云南新华电脑学校[市内可乘坐6路 邮编:650031 网站开发:网络运营中心 滇ICP备05004953号